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老司机好色哦
老司机好色哦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北三重一家货运公司当隨车员〈就是跟车小弟啦〉, 主要的工作项目就是搬货上下车。每天下午三点上班把货品搬上车並堆叠整齐就 等司机老大就位,约略六点左右出车,沿著台一纵贯线南下经过公司所设置的据 点,把货品搬下车交给该据点的管理员再继续南下,最后终点是高雄湾仔內,到 达高雄湾仔內多半已经是次日上午六点左右,人早已累坍得像只癩痢狗全身又脏 又臭,经过梳洗吃过早饭就到公司宿舍倒头大睡,睡到过午起床又是一天的开始。 又是重覆相同的工作搬运货品上车下车,相同的路线只是方向相反从高雄湾 仔內出发回到台北三重,如此日復一日过著相同的生活
  今天大清早六点,我们的货运车队就已抵达终点三重站,我和司机老大李哥依照往例卸货交给值班货管,就各自回宿舍梳洗准备休息。
  话说我的司机老大李哥,是个外表斯文老实,实际骨子里也是坏主意一大笼,可是他是那种色大胆小怕狗咬的人,所以很多事情是嘴巴讲讲,要实际付出行动就要等下辈子了。
  我曾经问过「李哥,我们三重站的女人不少,可有你看中意的?」李哥回应「吼!25岁已上就属阿珠最最最正点;25岁已下就是会计小慧,你別看那小慧喔,她可是出了名的骚货浪屄。听说冷冻车的阿华骑过喔」说到冷冻车,看看时候他们也该到了。
  果不其然,阿华和司机大川两支大汉就出现在货站上,正忙著卸货。
  阿华和司机大川都是花东的原住民,身材魁梧壮硕就像庙门上的两只门神,尤其是阿华肩宽腰桿细,一付运动员的身材,光是那身倒三角的狗公腰,就不知迷死了多少女人。
  最后,我再把小慧描述一下。
  小慧,约略21岁,商专刚毕业,身高差不多168~ 9;她最大的特色当属胸前35D的大胸脯,平日穿著总是超短迷你裙,搭配一件小可爱,外面再罩一件衬衫;可能是胸前伟大的关係,所以衬衫的纽扣总是扣不上来。
  只要一有急事,小慧跑起步来,总是吸引全公司雄性动物的目光,这一点我一定要强调,不是只有男人盯著她瞧,连公司的看门老狗阿忠、老板养的公鸚鵡大吉,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那是两颗360度旋转中的木瓜,上下左右很有规律的依循反时钟或顺时钟方向旋转;如果遇到上下楼梯时,那幅景象更是美不胜收,她那两颗35D的大奶子,恐怕就要跳出来和大家打招呼了。
  在我梳洗沐浴完毕后,正要就寢时,我突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声,这声音非常耳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它的主人是谁,只知道这声音是从隔壁阿华房间传出来的;我二话不说立刻把耳朵贴上隔间墙,细听声音內容以明瞭隔壁房间到底发生了啥么事件。
  这声音约略是阿华在跟某个女人调情说笑,而这女人被阿华挑逗的「依依儿儿」浪笑不停,想必除了言语之外,尚有肢体动作;约略过了三分钟这种声音渐渐停止,转而继起的是男人的喘息声及女人淫靡浪叫「嗯……哦……嗯……哦……」。
  这时,我的瞌睡虫全给这种淫糜气氛给赶跑了。
  叩!叩!叩!「小魏开门ㄚ!小魏!小魏!」李哥在外叫个不停,我只好赶紧去开门,门一开李哥及大川立刻挤了进来,並且不约而同的做了噤声的手式。
  我当然知道他们来访的用意,三人躡手躡脚的,搬动床舖到紧临阿华房间的隔间墙边,再把书桌及长板凳摆到床上,三人分別踩上书桌及长凳,再小声的掀起屋顶天花版,爬了上去翻过隔墙,再掀开阿华房间的一小块天花板。
  当掀起那块天花板时,我看见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正在跟阿华交欢的女主角,居然真的是李哥口说的小慧。
  此时的小慧衬衫衣襟掀在身体两侧、细肩带的小可爱上翻掛在肩膀上、那对酥乳已经涌出了一大半,似乎阿华对它们不甚感兴趣,所以胸罩仍然穿在小慧半裸的膧体上。
  小慧下半身的迷你短裙和性感三角裤被脱下丟在床脚,双腿像八爪章鱼般的紧扣在阿华腰际,並在阿华身后交叉把阿华像猎物般的牢牢抓住;而阿华魁梧的身躯正以每秒两次摆动,衝击小慧下体。
  小慧配合衝击的速度也「嗯……哼……嗯……哼……」不断。
  阿华不停地狂啸「妳爽不爽阿……看妳这么淫荡……」由於我们三个窥视者的位置,是在阿华的正后上方,所以看不到精彩的男女性器官抽插画面,大川似乎很有默契的在做暗號给阿华,而阿华居然在此时尚能空出手,拿了事先准备的眼罩把小慧眼睛遮住,而且还用棉绳把小慧的双手捆绑繫在一起。
  这一切在我看来似乎都是有计画的安排,果然大川呼的一溜烟跳进阿华的房间。
  大川跳到地面后,迅速地把小慧身上的衬衫、小可爱及胸罩全部脱到臂膀上,而且指挥阿华变换姿势。
  阿华立刻抽出肉棒,並且挪动小慧赤裸的身躯至床缘,自己侧站在床边以侧交式体位,將肉棒插回小慧阴户,此时小慧的阴户就像是打翻了水桶一样的氾滥,淫水延著屁股沟、大腿流到床舖上,而阿华仍然不断用力的肏著小慧,小慧配合阿华的律动呻吟,渐渐的呻吟变成了嘶吼「啊……啊……啊……」。
  过不多时,大川打开小慧的嘴巴,慢慢的把坚硬的鸡巴插入直到喉咙,小慧可能觉得很痛苦,当她想要伸手推开大川时,她的双腿又被阿华强力的分开,阿华抱起小慧的翘臀,一口气又把肉棒硬生生的直插到底,小慧受到两个男人同时一前一后的衝击,身体又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小慧原本要推开大川的双手,反而抓著大川的臀部,把大川的鸡巴往自己嘴里抽送,大腿又再次的夹住肏干自己肉壶的阿华,嘴里不断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挑逗著在场的所有男人。
  这两男一女各自不停的摇动著身体,如此经过了二十分钟,小慧发现佔据她小嘴的大川开始抖动,小慧知道他要射了,舌头更加紧凑的攻击龟头,大川在小慧的一轮猛烈进攻之下,射出了又浓又烫的精液,小慧一滴不剩的全部吞进肚子里,大川抽出鸡巴后,把上面的精液和口水涂抹在小慧的脸上,小慧抓著大川的鸡巴,把它舔舐乾净之后,大川才满足的离开。
  而肏弄肉壶的阿华紧接著也射在小慧的体內,小慧的双腿紧紧夹住阿华的腰,直到阿华射进最后一滴精液,小慧才慢慢的放开他。阿华走到小慧脸旁,用鸡巴拍打著小慧的脸,小慧很自动的抓起软软的鸡巴,在小嘴及舌头的努力之下,帮满足她的鸡巴,做清理的工作把它舔舐乾净。
  如此淫靡的景象,我看的是心猿意马,说真的我也真想跳下去,加入这场肉搏战。
  至於司机老大李哥早就消失无踪,我猜想他八成是躲回宿舍DIY去ㄌ,「色大胆小怕狗咬」这几个字用在他身上真是贴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