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同事过的工读生-小孟
同事过的工读生-小孟
由于跟男友分手之后,感情生活一下子陷入空白当中,偶而,自己都还会想起跟大卫作爱那晚的缠绵,忍不住自己就偷偷自慰起来,有时候甚至窗户都忘了关上,不知会不会因此上偷拍去喔
  不过,毕竟不如跟一个男生真刀实枪的做爱来的充实一些,所以真佩服一些单身女子的生活,我才一阵子就觉得有些慾求不满了。
  这一天,有位以前曾经同事过的工读生-小孟,上班时间打电话给我,说要跟我借个东西参加化装舞会,小孟是个小男生,长的颇为秀气,不,应该说是太秀气了,甚至算是有些娘了。所以我一直把他当作像姊妹一样看待。在职时跟我蛮熟的,不过他半年前就离职了,当时他是大一学生,现在应该刚刚升大二生吧。
  因为很久没见面了,而且他电话中说的很神秘,让我起了疑心,我问他说:
  「该不会是要借钱吧!媚儿姐可没多的前借你喔!」小孟连忙说:「不是,只是化装舞会要用的东西啦!」我一听还好,我想反正大概是一些小首饰之类的东西,以前他就常常跟我借这些女生用的小用品,所以我想想也很久没见他了,于是就答应他,在下班后让他到我家,届时再拿给他需要的东西。
  于是,当天我下班后就在我住的地方等他,他也如期出现。
  我见到他连忙打招呼说:「嗨……小孟好久不见,变得越来越帅气了喔。」小孟笑笑也说:「媚儿姐,好久不见,你也越来越漂亮了耶!」我们彼此向对方讚赏了一番之后,我带他进去我的住处。在客厅里我问他:
  「小孟你到底要借什幺!怎幺在电话上,感觉好像很神秘一样!」小孟坐定后欲言又止,脸也开始红了,人就在客厅里踱来踱去,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说:「媚儿姐,我……我是想跟你借一套女装啦!」我吃了一惊,说:「什幺,借女装?你要做什幺?」小孟一开口之后,反而正常些了,于是他又说:「我们大家起哄,想办个化装舞会,他们规定我要一定要穿女装,我是个学生,买不起,所以,我就想到跟你借一下子。」我一听,想想人不轻狂枉少年,年轻人自然偶而会有疯狂举动,于是也点头说:「好吧,你乾脆就直接到我的衣橱里面,看看你喜欢哪件吧!」于是我领他到我女生的闺房里,打开衣橱,让他自己挑选。因为我内衣裤都放在衣橱柜子里,所以他只能看到我的外出服,所以我也没在怕他看到我的内在美。
  而小孟对于女生的东西,原本就很熟悉,再加上他身高也跟我差不多,而且人也很瘦,应该我的衣服他都穿得下,所以打开衣橱之后,他便开始东翻西翻找起来。
  一开始看的衣服都是我比较保守的衣服,不过等他拿出来之后,在身上比了一下,马上就显得不满意,随后又去找别件,就这样换了5、6套衣服之后,感觉他都没有特别满意的。
  我忍不住说话了:「喂、喂,你眼界也太高了吧,我质料好的衣服,你都还不满意!」小孟说:「媚儿姐,不是啦!人家是想要性感一点的衣服啦!」我一听差点笑场出来,于是我说:「你一个大男生,干嘛穿性感的衣服!不过就是一场化装舞会而已吧!」小孟回说:「其实,是他们要求的啦!」我仍然笑着问:「他们是谁呀!干嘛要求你穿性感一点的女装呀!」小孟吞吞吐吐的回答说:「他们就是那些男生嘛!」我一听心里一惊,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我问说:「你这次的化装舞会,该不会都是男生吧?」小孟扭扭捏捏,脸红的跟一个小女生羞赧一样,眼睛看着地闆,点点头。
  我看了更惊,问说:「该不会你当天,是要去参加GAY(同性恋)的聚会吧!」小孟脸更是红,不过却坚定的对我点点头,他接着说:「当天晚上是大家的聚会,所以,他们要我穿的性感一点,甚至,我们在聚会后,可能还会有些其他活动!」我急着问说:「其他活动?……是什幺活动?」小孟吞吞吐吐的回答说:「我跟刚认识的男朋友,一起去认识更多的同志,或许,大家会一起去HAPPY一下!」这下子我终于懂了,原来小孟并不是参加普通的化妆舞会,而是参加男同性恋的聚会,而秀气的小孟就是扮演所谓的「0号」角色,虽然感觉他原本就有些娘,所以很容易跟女生打成一片。但是真的证实之后,还是令我有很大的惊讶。
  我问说:「小孟你该不会也是一个GAY吧」
  小孟点点头,说:「媚儿姐,你不要太惊讶啦!我就是GAY没错,难道你之前没感觉到吗?」我说:「我只感觉你长的很秀气,又很讲究穿着而已,没想到你真的是同性恋者!……」两人说话至此,似乎都有些尴尬。他对我的出柜告白,并没有得到他认为应有的反应,感觉我似乎还不认可他是GAY似的。
  此时两人感觉有些气氛凝重,于是小孟便在我衣柜东翻西翻,终于找到一件小可爱上衣和迷你短裙,小孟说:「媚儿姐,我们不用说那幺多了,我看这套衣服不错,就借我好了!」我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小孟又尴尬的说:「那幺!媚儿姐你可不可以先去客厅一下,让我先试穿一下,等一下你再进来帮我看看,OK?」于是我就这样被推出去客厅。
  等了几分钟之后,小孟终于在房间说话了:「好了,你可以进来看看!」我一进去房间,看到小孟正穿着我的衣服,虽然没有胸部,前胸略显垮了一些,不过却露出小蛮腰跟结实修长的腿,感觉还蛮有青春活力的,于是我就说:
  「还不赖嘛,感觉很『漂亮』喔!」
  我甚至走近前去,伸手摸了一把他修长的「玉腿」。小孟被我碰到,还未故意惊叫:「呀!怎幺跟人毛手毛脚的啦!」甚至还学女生用手遮住裙摆。
  我笑说:「呦!呦!穿起女生衣服,行为就像女生一样啦!」小孟骄傲的回说道:「当然喽!人家在男友心目中可是名花哩!」还绕了一圈,短裙还因此飞扬了起来。
  我眼尖,发现小孟在短裙里竟然还穿着女用内裤--难不成连我的内裤也都被他试穿去了?!于是我有点尴尬的问说:「小孟,你是不是也偷试穿我的内裤呀!」小孟反应就像女生被人偷看到内裤一样,惊叫了一声:「呀!」然后用手遮住自己的私处,说:「讨厌,怎幺偷看人家的内裤啦,那是人家自己买的啦!」标準一个女生的反应!
  我听到这样才释怀,不过,又对于眼前这位秀气的男生在打扮却十足的女生模样,感觉到十分的诡异,彷彿就像时空错乱一样。于是我问起说:「小孟,你为何只喜欢男生,而不喜欢女生呢?」小孟回答说:「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耶!高中的时候,我读只有男生的学校,同学大家都很喜欢我,我身材又很娇小,所以他们都叫我阿娇、阿娇的,叫的我感觉都很自然!」又再说:「有一个同班同学跟我特别要好,因为我们都在外面住宿,有一次下雨天,我就直接住在他宿捨,当天晚上,他突然抱起我来,我不知不觉兴奋勃起起来,不小心被他摸到私处,还笑我没有自製力,而我也偷偷摸他的私处,发现他也是同样在勃起状况,于是我们就这样互相打闹之下,渐渐认真起来,后来他把我裤子给扯了下来,我勃起的鸡鸡让他看到,他竟然趴下把玩不已,他看我越来越兴奋,竟然张口替我口交起来,我被他弄得舒服的要死,一下子就洩了,之后我也替他口交。之后,我们就常常偷偷约会,秘密互相替对方口交,后来就演变成他『上我』,我就这样变成他的的女朋友了……」我开始好奇,但是却尴尬的问说:「那幺,你们是怎幺做爱的呀,什幺叫作你被他上?」小孟回忆起,脸上充满幸福的表情说:「我们两小无猜,刚开始只是互相替对方口交而已,后来听他说,如果是当同性恋的0号--女朋友角色的,都是要给男生Fuck asshole的!……刚开始我怕痛,没有答应,后来他常常半威胁我要去交真的『女朋友』,又在替我口交的时候,都会常常偷偷舔我的asshole,把我弄得又痒又舒服,终于有一次,在他苦苦央求之下,答应让他进去一次后门,那次,虽然我很痛,他却感觉非常兴奋,后来每次亲热,他几乎都要求要Fuck我的asshole。刚开始真的很难接受,不过,几次之后,后来反而变成我渐渐爱上了那种被爱的感觉,尤其是趴着被男生在后面抱着,在身上asshole猛戳他的鸡巴进入体内,最后发洩射精在体内,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的耶!又感觉我真的很爱他,而他也很爱我……」小孟讲完,感觉满脸幸福,我因为后门也给大卫开过一次苞,所以大緻上也可以感觉到这位秀气男生被男人走后门的感觉,真的有苦尽甘来的滋味。但是,毕竟他是男生,两个男生裸体抱在一起,两根肉棍子打来打去,感觉真是很怪异耶!
  虽然像我一个女生或许会感觉两个裸男是很性感的,因为看到两个发情的男生在发威雄性的性魅力,当然感觉很性感。但是,若是换成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的情境,应该会觉觉得很诡异,甚至匪夷所思吧!
  而且眼前这位小孟,明明是一位很健康、秀气的小男生,怎会没有女生喜欢呢?至少我就很有好感。于是我又问道:「后来你上大学后,他还有跟你在一起吗?」小孟回答说:「后来我们两人考到的学校,一南、一北,一时见不到面,我一直有失落感,不过,后来他跟我坦承说,他认识了同校一个真正的女孩子,他发现他其实更喜欢女生,我们也就这样分手了。而我也因此有些堕落,寂寞时开始去一些GAY吧,也认识了一个活泼的男生,不过还没跟他发生过什幺性关係啦,你放心,我是很自製的,他的身体也很健康,我们都没有什幺怪病啦!你不要乱想喔!」我一听他这样说,先是鬆了一口气,放鬆警觉性,觉得小孟其实很可怜,因为读和尚学校,当然,年轻人血气方刚,不知不觉变成「假同性恋」者,就像他「男朋友」,一脱离环境之后,就开始正常,但因为他是扮演女性角色,一时转换不过来,所以还在迷惘自己的身份,如果有人可以在此时拉他一把,或许他就会因此改变了也说不定。
  于是我想扮演这个拉他一把的人,其实也是因为我刚好没有男朋友,正在是「三月不知肉味」时,而又在刚刚转身时看到他穿着紧身的内裤,但是男生就算是穿女生内裤,毕竟前面那一根还是存在的,我看了甚至心痒起来。
  我色心兴起,于是心生一计,说:「小孟,我觉得刚才你穿的那件内裤,应该是我的耶,你是不是偷偷穿起我的内裤在过乾瘾呀!」小孟辩解说:「哪是呀,这是我自己买的啦!媚儿姐乱不要诬赖人啦!」急的都快要哭了。
  我回答说:「可是我刚好也有这样一件,你说是你的,那幺你再让我看一次让我却确认一下!」小孟说:「可是人家会害羞的耶,真的不是啦!」我说:「可是如果你都不让我检查,表示你心里有鬼!」小孟哭着脸,只好呆呆不语,最后说:「好啦,检查就检查,反正我们是好姊妹,无所谓啦!」我于是再度靠近他身体,还没接近,就闻道一阵中性的香水香味,果然是很秀气的男生。
  我靠近后,轻轻掀开应该是属于我的裙子,却穿在这位男生身上,裙内风光外露出来,里面穿着一件蕾丝边的白色内裤,真的跟我的一模一样,不过,在下裆处明显一大块隆起,自然是男生的阳具了!
  我故意慢慢看,甚至还说:「明明就是我的内裤,怎幺会是不是呢?你是不是从衣橱抽屉里拿的?」小孟更急了,他回答说:「我不会偷别人的内裤穿啦,媚儿姐,你一定是搞错了啦!」我于是说:「没办法,我只好用摸的,来检查一下!」不等他同意,我就伸手进去裙里,从大腿内侧蕾丝边摸起,一直摸到他的鼓起的阳具处,还在阳具上边轻轻的抚摸着。我说:「触感也一模一样耶,真的是我的内裤啦!」说完又继续隔着内裤抚摸着小孟的「私处」……小孟软软的阳具被我摸到,感觉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一直东扭西扭的在闪躲。小孟尴尬的说:「媚儿姐,不要一直乱摸人家那里啦!」我故意装作没听到,仍是有轻有重的偷偷掐捏着他的阳具,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包裹在女用内裤里的阳具也开始有反应,渐渐开始变硬了,而且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勃起,撑起了一大片女用内裤!
  我边摸边开玩笑说:「小孟你在干什幺呀?怎幺也把媚儿姐当成男生了呀,动不动就起反应?」小孟连忙说:「不、不……不是的,只是人家总是正常的人嘛!你乱动人家那里,总是会有一点反应的!」我笑说:「一点?我看不只一点吧!该不会是因为你偷穿媚儿姐的内裤,心里面在偷爽,又被我摸到,所以就压不住色心,露馅了吧!你好像不是同性恋,而是有点变态喔!」小孟急的快要哭出来说:「我哪里是变态呀!」感觉说他是变态,对他而言很沉重的不实指控。
  我回答说:「就是呀!如果不是这样,那幺你就把我的内裤脱掉看看,看你还会不会有反应,如果脱掉就不会反应的话,就表示你是变态喔!」小孟更是气急败坏:「就跟你说,不是你的内裤了嘛,不过,我真的不是变态啦,只是想穿给整套的,让我『男友』看而已!」我故意装严肃的说:「为了证明你不是变态,你现在马上躺在床上,不能动喔!」说完,我立刻靠过去,把小孟压在床上。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小孟并没有强烈反抗,只是很无奈的躺下去,脸朝旁边翻去,似乎好像小女生被坏人强迫脱衣,又没能力反抗一般,让我看的又爱又怜。
  不过,我的手可没有停下,我把他推躺在床上后,手马上就伸进他的短裙里面,两手摸到他大腿根部,一下子就摸到内裤的两端,手伸入裤里,反扣出来,之后我两手暗暗使劲,一下子就把小孟的内裤给扯了下来。不过他仍穿着短裙,所有动作也被裙子遮住,若不掀开裙子,我一时也看不到他的「春光」。
  小孟的阳具由于脱离女用内裤的束缚,瞬间得到轻鬆的空间,一下子脱离束缚之后充分得到展现机会,于是还弹跳了几下,打到裙面上,一鼓一鼓的,感觉更加勃起、变的更硬一些了。
  我看了看小孟穿着女装躺着,但他的鸡巴却在短裙里勃起、跳动之后,说:
  「羞羞脸,哪有女生人家在裙子里面还会乱跳动的!羞死人了!」小孟显得更不好意思,急忙用手压住下体,不让他的鸡巴在裙子里面跳动。
  他说:「人家就说自己不是变态了嘛,你看,我还不是可以反应!」我笑笑说:「还不知道嘞!我还没有验货过!」然后伸手就去掀他的裙子,不过,这次小孟倒是反应很激烈,双手抓着裙摆,根本不让我把裙子掀起来。
  小孟说:「人家就跟你说过,人家是同性恋了嘛!那里是不可以让女生看见的啦!很丢脸耶!」小孟坚持拉着裙摆,鸡巴却脱离上面手的压製,在裙摆里却异常兴奋的跳动着,从外面都可以感觉到裙子正被它顶着、跳动着,似乎鸡巴的想法是跟主人是相反的。
  这次算是开胃菜,正餐才正要上桌喔!
  帮小孟改性向(二)张开双腿让小男生玩弄屄屄
  上一篇我说到小男生--小孟坚持拉着裙摆,鸡巴却脱离上面手的压製,在裙摆里却异常兴奋的跳动着,从外面都可以感觉到裙子正被它顶着、跳动着。
  (注:虽然称呼小男生,其实也已经19岁了)小孟当时说:「人家就跟你说过,人家是同性恋了嘛!那里是不可以让女生看见的啦!很丢脸耶!」我看到这样的情景,于是仍一手拉着裙摆,跟他坚持拉锯着,另一手却伸手在裙面鼓动的地方轻轻的抚摸着,感觉每抚摸一下,里面的硬鸡巴便抖动一下,而且似乎反应越来越激烈,似乎感觉很它舒服。虽然小孟强忍着不说话,但是小孟的眼神却透露出来舒服的迷离感出来。
  于是我边摸边说:「小孟,你的鸡巴好像很想要出来透透气的样子耶!难道你现在不感到舒服一点吗?」小孟双手渐渐鬆了一些,歎了一口气说:「舒服归舒服,可是我是不喜欢女生的,这衹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的吧!」我趁他双手有些鬆脱,找到裙摆的缝隙,悄悄地伸进一衹手进去裙子里面,摸到小孟的硬鸡巴,手掌一握就握住了小孟藏在裙里的硬鸡巴。
  小孟的男生私密处突然被我手掌一握,更是大吃了一惊,说:「啊呀!媚儿姐你怎可以偷摸人家那里呀!我那里从才没有被女生碰过,你赶快放手啦!」我笑笑的看着被我抓到『把柄』的小孟,笑说:「原来你是个很正常的男生嘛!『弟弟』也很硬喔!干嘛要当男同性恋呢?」小孟害羞的整个脸都通红了,说:「可是我从来没有碰女生,也没被女生碰过,喔……我的鸡鸡……你……媚儿姐不可以……喔……」话没讲完,却开始呻吟起来。
  原来我不等他说完,握着他鸡巴的手便开始上上、下下的轻轻套动,为他做起服务,小孟的男性私处大概从没被女生碰过,被我纤纤玉手套动之下居然异常的勃硬。所以我想,他此时应该觉得特别刺激才对。
  我用玉手边套动他的鸡巴,边促狭似的看着他,他痛苦又感觉好像享受的表情在脸上十分複杂,而我感觉手上的硬鸡巴握起来,似乎比以前的男友要小上一号,不过倒也蛮坚硬的。
  我好奇的问说:「小孟,你真的连女生都没碰过吗?」小孟被我搞的哭笑不得,虽然舒服、却有违他的「性趣」,他抿着嘴唇说:
  「嗯……嗯……媚儿姐,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啦!我没跟任何一个女生发生过关係啦……嗯……嗯!」我心里有点高兴的说:「那幺,你应该也算是真正的『处男』喽!」小孟不回答,衹是极力忍耐着我玉手对他鸡巴的套动,但是『把柄』既然已经在我手上,却也不敢乱动,不过原先拉着裙摆的手,现在已经变成抓着我床上的床单,就好像是一个女生被男生搞前戏,搞的要死要活的表情,把我看的真是乐在心里口难开。
  我知道他是处男之后,又让我想起上次跟大卫那个老处男做爱时的情况,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一个处男,于是我趁他双手抓着床单之际,偷偷拉开他的裙摆,手上握着的处男鸡巴终于出现在我眼前了……果然跟我握着时的感觉差不多,比起前任男友,的确小了一号,感觉好像衹
  有11-10公分,而且还有点向下弯曲,并非完全一柱擎天型的--是不是因为小孟是「0号」,所以鸡巴也长的特别秀气?还是因为他是处男,而且年纪还小,尚未发育完毕……而且也没锻炼过的关係呢?
  而令我惊奇的是,小孟他虽然号称是处男,却居然割过包皮,因为老处男大卫没割过包皮,而前任男友割过包皮,所以我很清楚两者的分别。
  我于是边用手套动小孟的鸡巴,边问他说:「小孟,你还是处男,而且还是一个同性恋『0号』」,怎幺会去割过包皮呢?」原本双手抓着床单,尽力忍耐我『性前戏』的小孟已经都脸撇在一边,闭起眼睛尽力忍耐着,突然听到我的话,吓了一大跳,说:「媚儿姐,你怎幺可以把人家的裙子掀开,喔、喔、我完了,我的身体被女生看光光了啦,不要再看啦,好丢脸喔!嗯……嗯……」他越是这样说,我手上就越套动越快,他受不了,也在说话时呻吟出来。
  我又用更强烈语气问小孟说:「你说呀!『0号』又是处男,怎幺会去割包皮呢?根本用不到吧!」我手继续套动小孟的鸡巴,圈着龟头下方的菱部位置,我看已经把小孟弄得气喘呼呼了。
  他喘息着并呻吟着回答说:「这是国一时的事情,我妈妈骗我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当天就把我那里给割掉了,把我痛的要死,还痛了好几礼拜,当时还被护士小姐笑像『小香蕉』一样可爱,所以,我之后就变得很怕女人乱笑我,而且很没安全感!男生则因为自己都有,而且他们也不会用我那支,所以,也不会乱笑我……」我懂了,原来小孟是当时割包皮的阴影,被护士小姐笑小又弯的鸡巴,才让他不敢接触女生,再加上又读和尚学校,所以就这样变成是同性恋『0号』,其实我觉得小孟的鸡巴虽然小了一点点,而且稍稍往下弯一点,但是完全没有损害到他男生的雄风耶!
  我根本不觉得是缺点,甚至我还认为,像这样的鸡巴,如果他用狗趴式搞女生的话,插女生的屄洞的话,每次进出几乎都会搞到女生阴道深处的G点,反而是绝妙的「人间凶器」耶!
  让这样的「人间凶器」当同性恋『0号』真是一大损失。
  所以我说:「小孟你别听护士胡说,她们根本就是没知识,你也知道我交过几个男友,其实你的硬起来,反而是比他们都大的多,而且让我都有些想耶!」我为了小孟撒了一个善意谎言。
  小孟惊奇的问说:「真的吗!可是,我的真的比我的前任男友小耶!」我坚决的点点头说:「真了啦,或许是你前男友那支太大,被你遇到,把你吓到,让你以为你的就比较小,其实,你的比我认识的男生都要大一些喔!」小孟被我这样一说,似乎恢复了一点男性的雄风,鸡巴在我手上不自主的抖了几下我打铁趁热,心血一来,又说:「小孟,媚儿姐可以跟你要一个小小的要求呀!」我的手变的轻轻玩弄他的鸡巴,感觉好像跟他撒娇一样。
  小孟问说:「什幺要求呢!」
  我握着他的鸡巴,暧昧的看着他说:「媚儿姐跟男朋友分手已经三个月了,今天又碰巧碰到一根比他还大的硬鸡巴,现在…现在还在媚儿姐的手上,媚儿姐想……」小孟似乎知道我的意图,但是他这次竟然不推诿,问说:「想什幺?」我说:「我好想含一下这根肉棍喔,尝一下是什幺滋味好不好?媚儿姐被你搞的现在都像母狗一样在发春了,都怪你啦!什幺跟人借衣服,还要穿给人家看啦!」我摊牌了,换成小孟主导局势。他正在沉思要不要被眼前我这位「熟女」口交时,我不等他同意,便悄悄张口把他龟头含了下去……小孟惊呼一声之后,并不拒绝,说:「呀,怎幺你,嗯、嗯、嗯……!好舒服,女生就是比较温柔,比较会服务男生,舌头又软又温柔。继续不要停喔……嗯!……」小孟躺着、挺直他的硬鸡巴,完全接受我的口交服务,享受的抱着我的头,好让我继续有韵律的口交着他的鸡巴,而我则因为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性生活,也有些饥渴了,再加上眼前这个男生又是如此嫩的处男,让我有些发春的淫蕩感。
  于是我尽全力讨好他,在龟头处又吸的,甚至还表演深喉咙,把他整根含下去,差点没窒息,甚至连他的睪丸也不放过,两粒睪丸轮流含着……由于小孟很秀气,我替他口交时甚至都还会在他身上闻到女性香水的味道,而且皮肤又细嫩,有时候我还真会误认以为现在是跟一个女生在做呢!
  小孟则躺着被动的享受着,他的鸡巴在我口中,被我尽情的吸吻着,而我则像一个主动的熟女一样(其实,我衹不过大他几岁而已),主动的挑逗着他的阳具,和以往躺着被男生征服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有些兴奋,但是的确比较累一点,而且也得不到这位小处男的任何回报,他衹是腿开开的躺着,让我随心所欲的玩弄着他的阳具……我尽情的玩弄,衹换来几声呻吟「喔、喔、嗯、嗯」而已,他甚至对于我的身体碰都不碰一下,难道这是处男的羞赧吗?还是同性恋对于异性的身体毫无兴趣?
  感觉衹是一巴掌打不响,没有互动,都让我以为自己没有女性魅力了,所以我决定试试看他对异性身体的反应……我仍然替他阳具继续口交,另一手却悄悄伸手到我穿的短牛仔裤上,悄悄解开扭仔裤上前面的扣子,并且拉开拉炼,把我的短裤轻轻拉掉一半,露出里面的小裤裤,刚好今天穿的小裤裤属于颇为性感型的、前面半透明的形式,眼尖的男生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阴影!
  (有一次穿短裙坐捷运时,对面一个男生一直往我大腿里面偷瞧,那天就是穿这款式的内裤,都让感到心里暗暗兴奋的要命,这是内裤算是穿给情侣看的那种情趣内衣。)也顺手把背后的胸罩扣子给解开,胸罩就衹是悬挂在我小可爱里面,乳头从我胸领口处也已经可以略约的看到了。尤其是我目前正趴着替躺着小孟口交,小孟衹要抬头看我,几乎就可以从我领口处直接看到我胸前垂下的双乳了。
  我持续含着小孟的龟头,并且渐渐改变姿势,下半身往小孟的头部移动,等姿势摆好之后正是男女互相69口交的姿势,我的私密处便全在小孟的视线当中了。
  我抽出口中的阳具,说:「小孟,你的鸡巴变的好硬喔!好像还不满足媚儿姐的服务耶?」小孟躺着说:「哪里是呀!是你在强迫人家啦,媚儿姐如果不想再玩了,让我起来好吗?」我边摸着小孟的鸡巴和睪丸说:「可是媚儿姐好像越玩越上瘾了耶!乾脆,你也帮媚儿姐口交一下怎幺样?」说完,故意在他脸上扭扭屁股,短裤竟然也从挂在屁股上掉脱了下来。
  我趁机接着说:「唉啊!人家女生的私密处被你看到了啦!你怎幺可以动手动脚的把人家裤子扒下来呀。现在我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啦!」小孟更是无奈的说:「媚儿姐,你的短裤是自己掉下来,怎幺能怪我呀!」我乾脆耍赖的说:「反正媚儿姐的私密处也被你看到了,你赖也赖不掉,干脆你也亲一下人家『那里』好吗?人家自从跟男友分手之后,几乎都快要变成处女了,你衹要亲一下『妹妹』,我就不再追究你好吗!」小孟无奈的点头接受。
  于是我们翻身过来,换成我躺在床上,小孟则站在床头,鸡巴从硬邦邦的挺立着,变成有些软化。我暧昧的握着他的半软鸡巴,说:「小孟,今天让你爽到了,媚儿姐先牺牲,亲你的鸡巴,现在又要让你开开眼界,你可以把媚儿姐身上衣服通通脱掉好吗?」小孟依我话,开始替我褪尽身上衣服,虽然是号称同性恋的女性脚色,却也在帮我脱一时手指兴奋的发抖,甚至还会在脱掉我胸罩的同时,双乳弹跳出来,手还偷偷的各在双乳上握了一下。
  我抛了一个媚眼说:「你说,媚儿姐的身材好不好呢!」小孟看到我的双乳极具弹性的抖动着,不禁吞了吞口水说:「好看极了,果然还是女生的身体漂亮!」说完,手指更是在我乳头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看我闭着眼睛享受着,竟然持续捏着。
  由于小孟的力道纤细,衹让我感到一阵阵的舒服和麻痒。我舒服的呻吟着:
  「小孟,你的手好巧喔,把人家弄得好痒。」这时也开始感觉下体开始有灼热感出来,应该是女生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一些!
  小孟似乎更感觉兴奋了,竟然头低下来,张口就吸住我左边的乳头,边吸边舔,我乳头自从跟男友分手之后就没有再被男生碰过,今天突然被吸到,彷彿被电到一样,让我直觉的叫了一声「啊!……」不过,小孟未被我吓到,反而另一手也玩着我右边的乳房,又掐又捏的,好不兴奋。小孟说:「女生的乳房,好软、好舒服喔,不像男生都塌塌的,的确是女生身体的优点!」我的乳房被这个小同性恋玩的不亦乐乎,虽然有点异样的感觉,但是小孟的手法独特的细腻与柔细,却也让我舒服不已。我呻吟的说:「小孟你好厉害喔!
  人家的奶子被你舔的又麻、又刺激、又粘瘩瘩的,感觉好舒服喔,媚儿姐今天的奶子全部让你玩个过瘾好了,尽量玩,没关係!」小孟似乎也越玩越兴奋,鸡巴甚至已经又再度勃起,硬硬的隔着我的内裤顶在小穴的洞口上。
  因为小穴被小孟的鸡巴顶着,而小孟也吸着我的乳房,让我慾火越来越旺,甚至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我说:「嗯!嗯!人家好舒服喔!小孟,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看过女生的身体?」小孟手指边绕着我的乳头玩,边说:「嗯!就像媚儿姐的乳头就比男生的大好多,我就觉得蛮惊奇的,虽然以前跟男友做爱的时候,也会放放A片助性,不过总是感觉是屏幕里面的东西,亲手摸到又是不样的感觉……」我手抱着他的正在吸我奶子的头,说:「那幺…那幺…你现在想不想看看,真正女生的身体最私密的地方呀!」话一说完自己都觉好害羞,感觉整个脸红的好像喝醉酒一样。
  小孟听完之后便滑下身体,脸滑到了我的下体附近,我感觉他呼吸的热气正吐在我大腿内侧,更让我情慾跟着放纵起来,淫水似乎又流出来一些……小孟在我下体处隔个内裤东摸吸摸的,让我感觉好像隔靴捎痒,但是却也感觉情慾好像都快要燃烧起来一样。所能做的是事情就是,把屁股挺的高高的,将小穴秀在他的眼前,虽然隔着内裤,但是却因为持续的流出淫水,早已经完全浸润出小穴的痕迹出来了!
  而且被小孟持续视尖之下,小穴竟然也情不自禁的张张、合合着,若内裤此时被扯下的话,一定会发现正在张张合合的小穴,感觉就好像要吃男生的鸡巴一样!
  小孟边视奸我的下体,边好奇的问:「女生在还没被碰到之前,难道通常都是那幺会流水吗!」说完就伸手隔个内裤,戳一戳我的小穴位置。
  我不禁呻吟起来:「喔!喔!人家的小穴被你戳的好痒,好难受喔!」屁股更是挺的高高的,让他更好下手。
  小孟戳几下之后,似乎更兴奋起来,于是就用双手轻轻的拉着我现在唯一的一件遮蔽的衣服--内裤,而我也顺从的抬了抬屁股起来,让他的手好脱掉我的内裤。小孟轻轻的扯掉我的内裤后,私密处的小穴乍然的被小男生小孟看到,不过,他衹是睁大眼睛好奇观望着我的小穴。
  我终于又全裸的跟男生相处一室了,而且是私处开开的对着一个才19岁的处男,让他观赏我的私处!在我感觉上,却好像被他的眼睛在视奸着,他的视线就如同手指、甚至是阳具一样的在触摸着我的小穴一般!
  想到这里,屄洞竟然情不自禁的收缩着,而且每次的收缩,却让更多的淫水从屄洞中给几了出来,甚至都已经开始延着屄洞的末端、往肛门处流去,真是让人受不了的难受!
  但是小孟除了两手扳着我的大腿内侧之外,并没有处碰女生的私密禁地,也让我好不难过。
  我感到小孟可能不知道再来该怎幺办,于是逗起了他起来:「小孟,这是你第一次看到女生的秘密小穴吗?感觉怎样呢?」小孟吞了吞口水,鸡巴也因此抖动了几下,说:「真的跟A片的不一样耶,感觉女人的洞口好大喔!」我被他一说,感觉真是害羞,不过我仍红着脸,小声的说:「其实,媚儿姐的屄洞很小啦,你看到的是整个阴部和阴唇,感觉裂缝比较大,其实,屄洞衹是裂缝里面的一个小洞而已啦!媚儿姐的前任男友还说媚儿的屄是他遇到最紧的女人耶!」小孟说:「原来如此!真奇妙,不过,媚儿姐的淫毛好像也比A片女优少很多耶!」我第一次听到女生的私处阴毛被称为淫毛,感觉更是害羞。我回说:「我前任男友也说我的毛毛比其它女生少很多,不过他说,我的那里白白净净的,都是粉红色的,感觉很性感喔!」小孟说:「原来如此……」于是好奇的伸了一根手指去触摸了我下体那里的裂缝。
  我感觉好像触电一样,由于淫水已经流出来不少,都沾满在整个阴唇上,小孟手指才碰了一下,淫水也都沾满到他的手指上,拉回来时还牵着丝状。他说:
  「感觉女生的屄洞怎幺都淫水氾滥呀!整个都糊掉了,女生是平常都是这样的状况吗?」我红着脸说:「小笨蛋,当然不是!姐姐那里被淫水弄糊掉了,是因为姐姐太久没有被男生碰过了,被你一碰,淫水才一下子全流出来。如果你遇到较冷感的女生,你弄她半天,屄洞也都不会有淫水流出喔!」说完还故意一张、一合的动着屄洞给小孟欣赏,当然,淫水也被屄洞挤溢出来几滴……小孟似乎觉得屄洞会一张、一合颇为新鲜,在好奇之下,竟然也再伸出手去掰开我的小穴。我感觉小穴洞口被左、右扯开,屄洞顿时张了开来,不禁呻吟起来:「姐姐的小穴好痒喔,让你玩一下没有关係!……」而小孟由于手扳在我的大阴唇边,刚好碰到了那里的阴毛,他边抚摸边说:
  「媚儿姐,你的屄洞旁边怎幺都还有阴毛呀,感觉好淫蕩喔!是不是阴唇上有毛就是个淫蕩的女生?」我不好意思的说:「你摸的那里,就是女生的大阴唇,有一点毛才可以保护小穴,跟男生做爱时也不会被磨伤,再翻开进去的小阴唇,就没毛了啦!」小孟说:「可是我看A片里的女优,那里都没毛耶!」我不好意思的回答说:「那是她们为了镜头美观,都剃掉了,我男友有一次性趣大发,竟然把我带到汽车旅馆里面,也要我大腿张的开开的躺在床上,而他竟然拿起颳毛刀,就在人家阴唇那里颳毛,后来,他竟然兴奋的颳着颳着我的那里的毛毛就兴奋到不行,鸡巴竟然才碰人家屄屄一下,他就射精在刚刚颳毛的阴唇外面了!」小孟听完兴奋的问:「那你当时舒服吗?后来怎幺办?」我无奈的说:「当他的鸡巴顶到我没有毛的阴唇时,感觉的确很舒服,不过他太快射精了,我又能怎幺办!后来回家后,还偷偷的自己翻出来看一下,很兴奋,就自慰一下,感觉才让慾望减低了一点,当时我自己照镜子,也感觉的确是比较性感一点!」小孟听我说完之后,更是性趣大发,手指在我已经长毛回来的阴唇上来、回抚摸着,后来又更有兴趣的往屄洞里面深入插入,来、回抚摸着早就被淫水浸润到湿淋淋的小阴唇……我的小阴唇敏感又刺激,剎那间被摸到,感觉就好像是突然被1百伏特的电流电到那样刺激,于是我呻吟的说:「喔!喔!小孟你的手指好灵巧喔!人家小阴唇好像被电到一样!快要受不了,喔!喔……」小孟受到我呻吟的激励,于是更快速的来、回摩擦着我的洞口,把我搞的感觉欲仙欲死,更是继续呻吟着:「喔!喔!好舒服喔!我的好小孟,你好会弄女人喔,光是用手指,都能把人搞的那幺销魂!喔!喔……」小孟被我这幺一叫,反而停下手来了,而我正处在销魂的当头,被他突然一停下来,感觉立刻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我淫蕩的说:「我的好小孟,你怎幺不再玩姐姐的屄屄了,姐姐的屄屄今天也是你的,可以让你玩个过瘾!怎幺玩都可以喔!」小孟笑笑说:「媚儿姐,你平常在公司时正经八百的,私底下没想到却是蛮淫蕩的耶!」我嘟着嘴,又把腿张的更开,小穴也因为大腿张的太开而让屄屄洞口也跟着打开一些,里面充满了淫水,挺向他说:「人家小穴都让你看、也让你摸,又让抠了,你还要取笑姐姐!」说完,立刻把双腿合了起来,女人秘处立刻在小孟眼前消失…… 
 当时嘟着嘴向小孟说:「人家小穴都让你看、也让你摸,又让抠了,你还要取笑姐姐!」说完,随后立刻把双腿合了起来,女人秘处立刻在小孟眼前消失……小孟没想到我会把腿合起来,一时间,到嘴的鸭子飞掉了,于是他说:「媚儿姐,我刚刚才对女生的身体有点兴趣,你再把腿打开让人家再观察一下啦!」我回说:「厚!很过分耶!你当作媚儿姐是吹气娃娃呀!是你想要玩就玩的嘛!不行张开!」只见小孟顿时鸡巴直跳动着,一抖一抖的跳动,每次的跳动都碰在我的大腿处,甚至他龟头分泌出来男性淫水也都沾在我的大腿上,而小孟似乎慾望越来越盛,不经过我同意,双手竟然摸在我膝盖处似乎想要用手扳开我的双腿。不过,由于小孟身材与我差不多,力气也并不是很大,一下子就被我轻易的闪躲掉了。
  我躲开后说:「喂、喂,小孟你竟然想要用强的,你是想强姦媚儿姐喔!小心上头条报纸喔!」小孟被我这样一说,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双手才从我膝盖处放下,表情有些尴尬,他说:「当然不是想强姦你啦,我到现在也只是喜欢男生而已,哪有喜欢女生的啦!只是刚才我玩你的小穴,才玩到一半而已,还没过瘾,一下子有点急了……」此时,小孟突然停话,眼睛直盯在我的臀部位置看。
  原来,我把双腿併拢之后,两腿膝盖自然往上拱起,小孟一下子看不到我的女生秘处,自然想要从膝盖处扳开我的大腿,而我也是持续夹着腿东摇西摇,不让他扳开夹紧的大腿,但是……我们两人却都忽略了,当人类把大腿夹紧、拱起之后,屁股处却也自然的露出来。这样子的姿势,也是女生最常会在蹲下来时出现「私处走光」的姿势!此时小孟已经先发现,我这样子的姿势,其实已经走光了!
  若是穿着整齐,蹲下来时,最多只会让男生看到走光的小内裤而已,倒也没什幺大不了的。但是,此时我却是裸体的躺在床上,小孟则站在床沿旁,他又站在我的下方,我两腿一夹紧,反而从他的那个角度来看,正好可以完全看到我大腿尽处的两片大阴唇正夹着小阴唇,而且还是流着淫水的小阴唇。
  于是当小孟发现这样的好事之后,就禁声不语了,手从我膝盖处迅速的滑落到我的小腿处,两手抓住我的小腿腿胫就直接往上一提,因为小孟刚好是站着的姿势,所以提起我的双腿极为方便,施力也容易,而我则因为躺着,正在夹着双腿,来不及反应,腿就这样被他给提了起来,光屁股一下全都露出来了!
  这样的姿势,想必大家应该都能够理解到,此时,我的屁股处完全一览无疑的暴露在小孟的眼前,别说是女生的屄屄啦,甚至连屁眼也都被小孟一览无疑!
  小孟把我双腿提高后,人就游移到我的屁股后,而我则因为双腿被他提起,一下子没有反抗能力,小孟又再度成功的从另一个角度欣赏着我的女人秘处;而我则因为私处、甚至包括屁眼都被眼前这小男生欣赏着,感到极为害羞,小穴与屁眼不经意的收缩着,自然的原本淫水极多的我,这样的收缩小穴,淫水也再度流出来一些,甚至也流到屁眼去,感觉屁眼动也是湿搭搭的……小孟提着我的腿,看着人家的小穴夹动,越看越有趣,不过,由于他双手都抓着我的小腿提起来,所以也没有机会空出手来再度玩抠人家的小穴,不过,这样的情景,也够他「凶性大发」的。
  于是小孟抓着我的小腿说:「媚儿姐,你的小穴感觉好淫蕩喔,又会夹动、又会流水的,好会诱拐男生喔,只要是男人都会受不了的!」我的双腿被他提起来,小穴从我屁股后面又再度显露在他眼前,我早就失去抵抗的心防了,两腿放鬆的任由他提着,而且大腿也不再夹紧着,我媚眼的看着他,回答说:「你真坏,还会把姐姐的腿像Baby一样的提起来,来看人家的屄,可是你又不是正常男人耶!怎会对女人的屄有兴趣呢!」说完还故意摇摇屁股,夹动一下小穴和屁眼,更是把他搞的慾火焚身。
  小孟回答说:「可是……我看了媚儿姐的小穴之后,现在突然很想试试,当个正常男人的感觉!甚至连我的鸡巴也很兴奋耶!」果然,小孟的鸡巴仍是一直抖动的跳着……不等我回答,小孟放掉了抓紧我的小腿的手,又再度直接手伸入我的大腿内侧,再度把我大腿掰开,并且趴身下来,伸头、张嘴,伸出舌头来,就往女生的私处凑过来……小孟伸出了舌头,整个舌头就往我的小阴唇缝口整着覆盖过来,并来、回的像是在刷油漆一样的舔了起来,他的舌头灵活的就好像小狗在舔人的手或腿一样的、热瘩瘩又粘呼呼的感觉。小孟同样的伸长了舌头,就整个覆盖在我的屄洞缝口,直接上上、下下很认真的像是一把热呼呼的刷子一样,舔刷着我的阴唇和屄洞的缝细……我细嫩的阴户哪里受过这幺大的阵仗呀!被小孟的舌头像刷油漆似的舔着,立刻让我呻吟了起来:「小孟,你真是坏耶,舌头好坏喔!喔!喔!媚儿姐的小穴从来没被男人舔到这幺爽过,喔!喔……」虽然我的小穴以前也被男生舔过、玩过,不过,大都只是草草舔一下阴核等敏感地带罢了,通常等到我的小穴流淫水出来之后,男人往往就「提枪上阵」,把他们的鸡巴插进来人家的小穴里面,开始搞插穴的活塞动作了,前戏都做的不扎实,所以,屄洞也从未被一个「男人」如此认真的舔吮着小穴过。
  这亦或许是扮演「GAY零号」角色的小孟,平常也是服侍男人习惯了,所以心思特别细腻一点,都能把男人服务的好了,更何况是女人身体更细腻的肌肤呢!
  我的小穴被小孟的舌头整个覆盖着舔的,就好像是阴唇缝口贴着一大片粘瘩瘩、又热呼呼,还会蠕动的软肉虫一样,而且这软软的肉虫还特别会找女生的敏感处下手,除了整个阴户都被他舌头趴撘着之外,特别敏感处像阴核、尿口和屄洞也都会遭受到他舌头加强的颳搔,简直就是比做爱刺激!
  我的小穴被舔到各种感官刺激接踵而言,这感觉兼具着湿润、舒服、刺激、辛辣等刺激感觉,一下子就令我舒爽呻吟的大叫着:「喔!嗯!嗯……小孟,你的舌头好厉害喔,媚儿姐今天终于尝到什幺是被男生口交的滋味,你这样的舔媚儿姐的小穴,简直就会要了媚儿姐的命,会把我搞死的啊!呀!啊!嗯!嗯……我快要死了……」我欲仙欲死的呻吟着,两腿儘是在空中,空踢着忍耐快感。小孟却依然不为所动,仍然专心的舔着女人小穴的缝细,渐渐地,我阴户的缝细也被他舌头舔功搞的开始扩张开来了,我知觉到阴道口扩张,于是害羞的撑起身子,想看小孟如何舔穴,发现小孟简直就像是跟我的小穴在做「法式舌吻」的亲嘴一样!
  小孟把他粘瘩瘩的舌头伸进我已经自动张开的屄洞里,而且每伸进去一次,就在屄洞里面翻搅起他的舌头,每一次的翻搅都让我感受到一阵阵辛辣、刺激的快感同时袭来,从屄洞上的阴核到阴道最里面的花心,都直接受到刺激,而每一次的刺激都让我感觉到花心里,似乎不断的洩出体液出来……我躺在床上抓着床单,不断的呻吟着:「嗯!嗯!啊!啊……媚儿的小穴被你舌头舔的,屄屄都快要苏软掉了,求求你,不要再搞了,小穴好像要达到高潮了,嗯!嗯!啊!啊……」一阵阵很特殊的高潮舒服感袭来,只见我的屄洞中不断从他的舌头伸进的缝细里,溢出淡白色的液体,流到我的屁眼上去,我甚至还感到一阵阵高潮的晕眩感!
  不过,小孟舌头每次在我屄洞里面搅动的刺激感,虽然几乎都快要让我晕眩过去了,但是我却依然贪婪的自动持续张开大腿,好让小孟的舌头更能深入阴道里面的翻搅,甚至自己还伸出双手掰开大阴唇……我说:「小孟,你的舌头好棒喔!把姐姐的屄洞都快要舔到苏麻掉了!姐姐掰开屄让你继续随便舔好了,啊!啊!好舒服,屄太刺激了,好像会死掉一样,你有本事,就把姐姐的屄给舔死好了!今天,姐姐的屄跟你拼了……啊!啊!不行,会……被舔死掉……」小孟大概服务男生惯了,从未听过女人的淫声淫语,再加上今天的我好像是吃了春药,发春似的嗲声嗲语,更是让他雄性大发,听到我的呻吟后,更是发劲的猛舔我的屄洞……终于,一阵一阵快感突然子宫深处传来,花心的一阵阵收缩,每次缩收,我都感觉花心口洩出女人的阴精出来,全都洩到阴道里面去了,而阴道里早已经充满小孟的口水和我的淫水,现在三样水更是混合的流出到我的屄洞外面--我竟然在小孟的舔屄之下就轻易的达到,甚至跟男人交媾、插屄都还不会达到的女性高潮!
  虽然我洩阴精了,小孟的舌头还不断的舔着我的屄洞,在我洩阴精之后也免不了流出来,而小孟直接点着屄洞,更是吃到不少我的女性阴精。
  小孟并没有转头离开,仍然继续舔、继续吞了好几口阴精,等我完全洩完之后,他才起身说:「媚儿姐!你的屄洞里面,怎会流出很多水出来呀!而且还是跟刚才不一样的味道,好像有点酸,又好像不像淫水,很淫蕩耶!到底是怎幺回事呀?」我妖媚起身来抱起小孟,由于刚刚洩身,无力站稳,两人又倒在床上,小孟正好压在我身上,硬鸡巴不偏不倚的正好顶在我的阴户门口位置。
  我们两人倒在床上,我仍是抱着小孟,被他压着,我对他又亲又吻的,算是回馈他的服务,也不嫌他口里、嘴角沾满了我小穴分泌出来的淫水、阴精。把舌头深入他的口里,跟他分享着他口里的阴精、淫水……口对口亲了一分钟之久,我才悠悠的说:「傻小孟弟弟,刚刚是媚儿姐被你舔的太舒服了,受不了,所以,就当场洩身了,这还是媚儿姐第一次被男人光是舔屄就达到高潮,你后来吃到的是女人身体的珍宝--女人高潮后才有的阴精,听说男生吃到女人的阴精,会滋阴补阳,你的鸡巴会变得硬邦邦很久喔!」我边舌吻他边说。
  我说完又继续跟小孟亲嘴起来,小孟也趁机我抱着他时,对我上下其手的抚摸,从乳房到奶头,又握又捏,甚至另还伸去摸着刚刚洩身的阴户,而我则是大方的让他玩弄我的身体,一则因为刚刚的洩身让我满足感,也让我略感疲倦,二则是,如果小孟能因为对我的身体喜欢,进而改正他当同性恋的毛病,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我让他玩弄着我的身体,便问起他说:「小孟,媚儿姐有点好奇的想问问你喔,你如果不想回答也可以喔!」小孟伸出舌头舔着我的乳头,说:「好啊!你想问就问吧。」我问说:「其实也没有什幺啦!媚儿姐只是好奇的想知道,你们男同性恋,只是两根肉棍在一起,到底是要怎样做爱的呀?」小孟笑笑说:「原来是这个问题呀!没什幺大不的,因为我是零号,所以大多时候,跟男友做爱时我都会扮演女生的角色,就这样。」我更觉得好奇的问说:「我知道你是当女生角色,应该是你们在做爱时,你被你男友用鸡巴插进你的屁眼,他当然会很舒服!对不对?」小孟点点头,未出声回答。
  我更好奇的问说:「可是你的屁眼又不是女人的屄,应该不会达到高潮吧!
  那幺你有没有在他射精后,也同样回插他屁眼呢?」小孟听完睁大眼讶异的说:「怎幺可能!我是秀气的零号耶!人家是我男友耶,人家怎会作那幺粗鲁的事情呀?」我更好奇的问说:「既然如此,那幺你到底是怎样达到高潮的呢?还是你真的是柏拉图式的恋爱,都只是他在爽,而你只是提供屁眼挨插让他舒服而已!」小孟笑笑说:「这的确是蛮私密的问题,不过看在媚儿姐刚才张开大腿,露屄让我玩屄的份上,我就跟你说好了!」我亲密的抱紧他,专注的倾听着。
  他说:「我跟男友做爱,自然不会一成不变,有时候是互相口交,不过大多时候,他都不会放弃要插我的后门,而我觉得被他插后门感觉是很舒服;不过正如你说的,被插后门是很难就达到高潮的,所以我通常会在被插后门的时候,在太兴奋时,自己用手偷偷自摸自己的阳具,跟着他的鸡巴律动在自慰;不过,由于双重刺激太强烈了,往往我因此就早洩了;有时候男友插我后门时做爱时,看到我自己偷摸鸡鸡,还会兴起大男人主义,把我手抓住,不让我继续自摸下去,直到他在我后门射精之后才肯放手,我常常会藉着清理善后时,才躲到浴室里发洩出来。不过,我仍然感觉是很舒服和幸福的!」小孟讲完,我更觉得小孟真是可怜,甚至做爱时连达到高潮的权利都被他男友剥削掉了,而我也确定了小孟的这根目前正顶在我阴唇上面的、略带弯曲的较小鸡巴,的确是从未插进任何洞穴的原装货!
  于是我说:「那幺,你的鸡巴,应该可以说是,从未插进任何人的小穴里头喽!」小孟点点头。
  我再度抱紧他,不轻不重的舔着他的耳朵,把他弄得直喊痒的受不了,却也未见他躲开。我轻轻的在他耳旁说:「既然你……都没有用鸡巴插穴的经验,那幺……那幺……媚儿姐,今天就让你实习一下,媚儿姐今天的屄就让你的鸡巴插进去玩一下,好不好?」说完,我发现我竟然害羞到整个脸都通红,大概是一来小孟是比我小5岁的小男生,二来小孟又是处男,三来他又是一个同性恋,让我感觉好像是在拐骗一个未成年少男的感觉,所以,纵使我有些性经验,毕竟要我主动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很令人害羞的。
  小孟听完后陷入沉思当中,迟迟不语,让我好不害羞--万一他拒绝,我这索爱失败的「熟女」启不是要丢脸丢大了,不过,我直觉的感觉到顶在我小穴门口的硬鸡巴却似乎有些跳动,与陷入沉思的小孟颇为相反,生理的反应倒是很直接!
  我见小孟不回答,于是又主动说:「如果你觉得鸡巴插进去媚儿姐的屄里面只有一下子,不好玩、不过瘾的话,今天是你的第一次插媚儿姐的屄,随便你玩多久也都可以的啦!」讲完,我更是害羞到整脸通红。
  为了掩饰尴尬,我乾脆主动的向小孟索吻--我被小孟压在下面,于是我抱紧了他的上身,嘴就往他嘴上凑去,把舌头伸进小孟的嘴里,勾弄着他的舌头,混合着我们两个人的口水,甚至都还流到我的口里,我甚至都还可以闻觉得到我的小穴流出的淫水的味道。
  这是女生淫蕩过的痕迹味道,更令我疯狂的发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眼前这个男生的鸡巴,要让他用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面,纵使他还在犹豫当中。
  于是我把腿渐渐地张开,且由于小孟的鸡巴刚好顶着我的小穴口,再加上我把腿打的更开一些,我察觉到硬鸡巴的顶端,几乎都已经完全佔据了屄洞的洞口位置了。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我的小穴口都已经被小孟的鸡巴给佔据了,乾脆我再加一把劲,推他一把,于是我像发春一样的妖媚继续张开大腿,用腿圈夹着小孟腰部,甚至脚拇指还缠绕到小孟腰部后面,互相勾着,小孟的下体此时等于是被我的腿给圈勾着,而鸡巴的龟头更是已经半颗都已经滑进早就湿淋淋的小穴洞口里面去了。
  通常,男生的龟头是整根阳具里面体积最大的地方,而女生小穴里最紧的地方也通常是在屄洞开口的位置,就像是一个很有弹性的缩口袋一样,所以,当男生阳具第一次插进去时是最紧的时候,不过,往往只要能把龟头塞进小穴之后,只要女生的小穴里面够润滑的话,龟头只要插进屄洞口之后,几乎以后就畅行无阻了。
  而我此时的小穴里面不但淫水分泌的够多、够润滑,还加上小孟的口水和我自己洩身之后的阴精都在里面,简直就是氾滥到不行了,根本不会润滑度不够的问题。
  而小孟的龟头此时似乎也感受到被我小穴洞口湿润包裹的滑润感和紧缩感、与温温暖暖的舒服感。他龟头竟然也不断的跳动、抖动着,而每次的跳动似乎都更进一步的挤开一些人家小穴的洞口,我感觉小孟的龟头正在持续扩张的弄大我的屄洞口……我呻吟的搂着小孟,双腿圈勾着他的下半身,甚至腰部还有意无意的往上挺去,我说:「小孟,用你的鸡巴乾姐姐的骚穴,姐姐的骚穴已经快要受不了了,赶快插进去,用力干都没有关係,用你的鸡巴插烂姐姐的骚穴!啊!啊!啊!」果然,小孟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了,小孟紧张的吞吞口水:「姐姐,我不管了,我受不了了,我的鸡巴现在就要插进媚儿姐的骚穴里面去了,而且还要射童子精进去你的屄里
【完】